何人诉往昔

十分想成为画手的垃圾写手

喜欢揭开神秘但并不喜欢神秘的人的神秘者

忆(修伞修|ooc严重)

*人设属于作者,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标准小学三年级作文
*四百多字的垃圾

『The sharp knife of a short life, well
短暂的生命像尖刀一样』

时间可以抹平记忆中尖锐的刺,使它们不再突出、不再伤人,即使它们曾经是多么刺眼的存在;剩下的便是可以半眯着眼、叼着烟惬意回想的恬淡
真正闲下来后,叶修开始去细想那些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触碰过的记忆
他的人生至此荣耀无数,几度巅峰,可以回忆的东西数不胜数,但需要回忆的人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苏沐秋,只有他一个
那个于盛世中早逝的苏沐秋

『Who would have thought forever could be severed by
但谁知道永远竟会就这样天人两隔』

叶修拿了【君莫笑】的卡去了南山墓场
“沐秋,你这次可超不过哥了”他蹲在苏沐秋的坟前,摸了摸石碑上的照片
“沐橙过的挺好的”
“【君莫笑】的名字已经响彻荣耀了,不过,大概不会有人再做出像[千机伞][却邪]这样的银武了”
“三十八这个数字多不好,所以哥就连赢了三十七场,这三十八连赢就让你来吧”
“其实,我也挺想和你一起拿那个奖杯的”
“也挺想和你一起一直连赢的”
“小周的枪法是好,可惜比不上你”
……
叶修耐不住点了根烟
“卧槽你说我在这矫情什么,果然人老了就容易伤春悲秋”
叶修开始回想他与苏沐秋的记忆
为了争一桶泡面吵的不可开交
嘴上说着冷又把被子给他挪些
为了维持生计两人四处兼职
……
都不过是一些零零碎碎的记忆,有的画面模糊,有的已经遗忘
叶修发现自己逐渐想不起那一段日子了,苏沐秋的样子也开始于他的记忆中泛黄

十年余的岁月带走了太多东西,记忆开始模糊,大脑开始遗忘
我们从拼命的想去留住变成了一笑了之,岁月目睹一切,在角落似笑非笑的看着

“或许到我真的老的那一天,我会把你忘了吧”叶修又点了一根烟,拂去碑上的灰尘

『If I die young bury me in satin
若我英年早逝,请将我葬在绸缎中』

“哥走了,下次再来看

占tap抱歉,但是还是很想问一下,大家有没有是在3月之前注册的b站账号,且通过了会员考试的?如果有麻烦b站国漫人气角色投票投一下黄少天,如果可以的话,真的非常感谢!

反正

*私设斗子新一两人对付的是同一个组织,小柯已变回新一,且为了消灭组织而坦诚身份
*全文1000+
*这里洛子飖,真·小学生一枚,初来乍到,请多指教;谨以此文祭奠我对快新的初心以及回不去的六年小学时光

黑羽快斗悠悠醒来,望望钟,已经七点半了,他又梦到了半年前

夏日的燥热为红黑双方的对决又添加了一份不易,汗水顺着黑羽快斗的脸颊滴落,激动与不安的交错让他内心极度烦躁,poker face也出现了破裂
成败在这此一战,成功,世界上就再无怪盗KID与组织,倘若失败……不敢想像
瞥了一眼自己身边的人,呦,倒是挺冷静的

“咔嚓——”又换掉一个弹夹,工藤估计了一下,要再按这个打法下去,无论是身后FBI和CIA的探员还是自己与黑羽,冲顶再坚持十多分钟,组织偏偏选在这么一个偏僻的山上决战,而且车子根本上不来,只能徒步,总部的弹药压根无法运输进来;潜入组织基地的赤井、降谷、本堂和一些探员刚刚传来消息,拜托他们能再拖半个小时左右,还有一份资料没拿到

伤亡人数越来越多了,弹药却……
他必须要想出一个办法逆转现在的僵局
工藤略带犹豫地看了看黑羽快斗,踌躇一会后,目光逐渐变得坚决、冷静
“呐,黑羽,你可不可以引起组织的注意,以怪盗基德的身份让双方停战一会”
“拖住他们吗?那要用什么啊?我并不觉得光一个KID能让现在的组织停火”黑羽不解
“……潘多拉”工藤有些不情愿的开口,要不是组织,他真的一辈子都不想再提起这颗钻石了,这颗改变了自己与黑羽生活轨迹,害人无数的钻石
“欸?大侦探,你别玩我啊,敢情我找了那么久的东西原来在你那”
“你就说能不能,别磨磨唧唧的”工藤又射.出一发子.弹,他一直没敢打什么重要部位,虽然FBI之前已经给他做过相关的心理辅助,但他还是不能接受一条生命活生生的在自己眼前消逝。自己偏偏又不肯好好待在后勤,非要跑来前线,工藤新一也是挺佩服自己这样一个矛盾的性格是怎样活到现在的
“行行行,真拿你没办法,你应该感谢我思虑周全,带了怪盗服”黑羽摆摆手,他现在也不想计较是不是真的了,也没时间给他计较了,“潘多拉呢?”
“给,等会找个安全点的地方出现;关于潘多拉的事……等一切结来了我就告诉你”工藤新一朝他笑笑,“注意安全,小心为上”
完蛋,载了
看着工藤新一的笑容,黑羽如是想

最后的最后,组织还是被捣毁了
潘多拉果然引起了对方的注意,各种威逼利诱,谈条件,硬是拖到了赤井秀一他们赶来,而最后毫无忌惮的枪.战也是十分刺激

但就伤亡人员而言,真的算不上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黑羽快斗在ICU病房躺了两天才被转入普通病房,工藤新一则是整整在ICU躺了八九天,其间更是下了三四张病危通知单
黑羽有些惭愧,若不是他没有注意到身后的狙击手,某位只顾别人,不管自己的大侦探也不会拿有伤之躯接连为他挡了三发子.弹

他醒来后,工藤优作告诉了他潘多拉为什么会在工藤新一手上的原因。工藤家与黑羽家本是一脉,潘多拉也是世代相传,只不过后来因为各种原因而产生分歧,分为了两家,而潘多拉也一直由工藤家代为保管,这件是黑羽盗一是知道的,KID的存在只是为了引出那个组织,这一直也是ICPO默许的,只不过表面功夫什么的还是要做做的。至于潘多拉是否真的能让人长生不老谁也不清楚,不过贝尔摩德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但比起这个,黑羽快斗觉得他现在可能更需要解决的是他对某人的感情
眼神复杂的看着另一边病床上的工藤新一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博物馆?飞行船?或许更早?管他呢,反正自己现在是栽了,不如……试试看?

结束回忆,黑羽起床往客厅一看,果不其然的看见了正一边翻书,一边啃着三明治的工藤新一
那人十分专注,对于他的到来,只是瞟了一眼,再无其他动作
他也只是倚着墙,看着工藤新一,目光里是说不尽的温暖与宠溺
也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想的,最后竟然明目张胆的在帝丹高中表白了,某人竟然也欣然答应了,黑羽快斗当时兴奋的把工藤新一在大庭广众下抱起来,转了好几圈倒是把工藤新一吓坏了

算了,也不想再计较这么多了
反正,他们现在在一起就对了

被大佬关注的垃圾小学生写手表示受宠若惊(((o(*°▽°*)o)))

记忆与案件(5.4生贺)

*初次发生贺文,请多指教
*全文1000+,超短,慎入
*虽然全文无cp,但私心加了透新的标签
*题目完全瞎BB,和文章没啥关系
*背景大概就是决战之前已经变回工藤新一的小柯被组织抓去问FBI的战术,新一宁不屈然后被各种灌药,导致了暂时失忆
*有个小小的细节私设了新一和斗子对抗的是同一个组织
*什么小学生文笔,老子就是小学生∠( ᐛ 」∠)_





你叫工藤新一,是一位高中生侦探,在对抗一个黑暗组织时受了重伤,由于被灌下了许多不明药物,暂时性失忆

他醒来时, 所有人都这么跟他说
他不清楚自己的过去,只是在发呆时脑海里会闪过一两个片断
有时候会是一个戴针织帽的男人;有时会是一个黝黑的少年;有时会是一个和他长的有九分相似的少年……
听他所谓的父母说,那个男人叫赤井秀一,是FBI里的王牌也是他的搭档;第一个少年叫服部平次,他的挚友兼对手;第二个少年叫黑羽快斗,他的宿敌和挚友。
乱七八糟的,他也不知道这些是不是他的记忆,他对一切都充满了警觉;每当有人问他记得这些人吗的时候,他会下意识的抗拒或不回答,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对这些有这么高的提防
他努力的去回想,只是偶尔会看到在一个类似于刑室的房间里,自己被绑在电椅上,一个黑衣男人不断问自己有关他们的事和什么东西的部署
他想不起来

在医院的时候,他曾听一个金发的男人和他的父亲在谈话
“还是不行吗?”
“是,新一他还是想不起来”
“真的很抱歉,工藤他本不应该卷进来的”
“没事,想不起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我们都不知道新一他在组织里遭受过什么,必竟他身上那么多伤”
“……嗯,组织还有些在逃人员,我们和FBI都不放心工藤,会派一两个人保护他,可能会造成一些麻烦”
“无妨”
莫名的,他开始对那段过往感兴趣起来了,没任何理由,或许是他身为侦探的本性?

出院后,他的父母建议他先在家调养一段时间,被他以极为强烈的态度拒绝了,他想回自己所在读的学校继续学业
其实没那个必要,知情人都心知肚明,在对抗组织之余,某位智商超群的侦探早已把高中的课程学完了
他只是想看看,看看以前自己认识的人
时隔一年,回到学校,大家都已是高三的人,但紧张的学业并未阻挡十七、八岁的少年的好奇心,他们对休学一年,暂时失忆,回来时还有一个疑似警|察陪读的工藤新一抱以十二分的好奇心,虽然被老师警告不能向他提出任何问题,但都还是向他投以好奇的目光
“哎,工藤你这一年都去哪了”
“是啊是啊,都没你的消息哎”
一下课,他便被团团包围
“抱歉,我不记得了”
对于这些,他没什么印象,只好尴尬回一句
“啊?这样啊”
同学们自知无趣,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放学后,回工藤宅的路上
“降谷先生,你们最近应该很忙吧,不用时时跟着我的”他向身旁跟着自己的男人开口
降谷零叹了口气,揉揉他的头:“怎么可以呢,现在还是危险期,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当然要好好保护
“……嗯”
“你还是想不起来吗?想不起来自己是谁?”
他低下头,不可察的笑了笑,自嘲性的
“嗯”

“工藤君,想起来了吗?”
这是他出院的第二十七天,这是降谷零第二十九次问他
“抱歉,我还是想不起”他回到,指了指东南方“那边好像发生了什么事,去看看?”
“好啊”

他最后解决了那起案子
他想,不过又是一个为情所伤的痴情人罢了
诶?自己为什么要用又?以前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吗?
他有些迷惘
“工藤君还是一样厉害呢”
降谷零夸奖到
“没有啦,只是把心里推测的说出来而已;我以前也这样嘛?”
“当然,你可是一名侦探”降谷零笑笑,“说实话,我从未见过像你这样干净的人,追逐真相,追逐纯粹,不屈于黑暗,向往光明,不接受任何生命非正常的在自己眼前流逝,哪怕对方是个十恶不赦的人。我以为世上不会有这样的人的,在遇见你之前”
“侦探啊”讲真,他从参与到那件案子开始就一直头疼,而且愈演愈烈,“啧,降谷先生,我有点晕”
他蹲下来,脑海里闪过一张张画面
是……记忆吗?
“工藤君?工藤君?喂,新一!?”
降谷零的呼喊在耳边回荡

他,想起来了
想起了那些好和不好的记忆
果然,侦探的记忆只有案件能唤起
他,不,工藤新一抬起头,站起,直视降谷零
降谷零愣了会,不明觉厉的勾起嘴角
“工藤君,想起来了吗?”
“当然了,降……安室先生”工藤新一也笑了
于是,在降谷零第三十次问他时,他说


“工藤新一,是个侦探”

行渐远·长思

行渐远·长思

自那次事后,公孙泽天天要瞪包正好几眼,每天都和防贼一样防着包正,但该做的还是躲不掉,包正与公孙泽每天还是打打闹闹一直熬到了大学毕业
毕业后,包正当了一名作家,他在大学期间就已经在网络上积累了不少人气,有一定的粉丝基础;而公孙泽却选择了与他在大学中所修的功课毫不沾边的绘画,当了一名网络画手
他俩依旧如对成双的在一起,过着寻常人一般的生活;不过在长时间的相处之中,包正发现公孙泽的一个习惯,在睡觉时,公孙泽皆是睡到床角把自己用被子裹好后再缩成小小的一个,包正知道,那是极没有安全感的人的睡法
啧啧,这样的阿泽真是……惹人怜爱
来自包正不知是第几次的感叹,不过包正知道自己多是心疼的,一如当初他了解了公孙泽的家

可惜,他们没能熬过七年之痒

毕业后一年多,中国内地政府正式宣布同意同性,公孙泽正想找包正说一下他们之间的事,可包正却已经离开了德城,离开了他所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城市和公孙泽,搬去了北京
而后,公孙泽便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面整整一天,要不是薇薇安哭着求着他怕是要关自己一辈子了。公孙泽拨过包正的电话号码,可回复他的,只有冰冷的女声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骄傲如他,至此之后,公孙泽再也没有在别人面前提起过包正,包正的消息却在网络上频频出现

“包正,你那本《长思》的配图征集的怎么样了?”
《长思》是包正准备出版的第一本同性题材的小说,其内容可以说完全按照了他与公孙泽相处的时候的故事
其实,包正也不想离开德城,但母亲一再要求,他也没办法,只好答应,但对公孙泽他多是愧疚的;他打电话给公孙泽,却发现对方的电话号码和自己一样换了,他通过各种方式找公孙泽,可都只是找到他的作品,他想回徳城,但又怕…...
“啊,你看这几张”包正把笔记本电脑推到来人面前,“画的挺好,也符合要求”
“啧,光是看书中文字就画的这么好,不错”
“那就选这个了,作者地址德城,图龙公寓……”包正越念越惊讶,直到念完最后三个字,“公孙泽”

包正终于知道那作者为什么光看文字就能画的那么逼真,毕竟,那是他们一起相处的时光,是两个少年之间纯萃无杂的爱情的描写,这是公孙泽亲身经历过的故事,就算没有文字,他依旧可以画的好
包正突然心花怒放,拎起公文包,头都不回的冲出工作室,还撂下一句话

"我消失几天去找个人!插画就要那几副!谁要改了我剁了他的手!"

行渐远·长思

*关爱一下刚入坑就差点被饿死的新萌吧

公孙泽是个极其没有安全感的人
不管其它人怎么看,反正包正是这样认为的

其实与公孙泽熟交之前的包正也认为公孙泽这个人天天冷着一张脸,笑都不笑一下,就知道对着那些个深奥的习题写来写去的,这都大学了,还要刷什么题啊?虽然生得一副好皮囊,却也煞是无趣;哪像自己这样的天才,不用天天刷题,学分照样可以高
可是后来他发现,公孙泽是个极其容易炸毛的人,还是很可爱的那种。公孙泽炸毛的时候一双鹿眼瞪着你,七分倔强三分委屈。然后包正就在各种撩拨公孙泽的路上一去不复返,每天都会变着法子让公孙泽炸毛,气得公孙泽要动手才姑且停息下来。说来也奇怪,公孙泽平时文质彬彬的可这身手却也极其历害,要不是包正本时练过,怕亦不敌公孙泽

后来的一切发生的既是意料之外,也算做是理所当然。
包正是个对感情很敏感的人,当他意识到自己喜欢上公孙泽时,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对公孙泽发起了各种追求,喜欢就追呗,磨叽什么

但这并不是什么容易事,公孙泽生得漂亮,在学校的迷妹可谓是数不胜数,其中不乏优秀精明,才貌双全的姑娘
可包正是谁?人家可是拥有迷之自信的人啊!而且他敢直接上,其他人敢吗?不过包正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和低估了公孙泽的‘宁折不弯’。在几次表白都被直接拒绝后,包正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攻势
包正先向公孙泽的邻居、亲戚调查了公孙泽的家庭背景,这才知道,公孙泽虽然家境不错,世世代代都是警察,但父母早亡,有一个哥哥和妹妹,哥哥是一名刑警,就在前一阵子在一次行动中意外身亡,失去至亲之人的公孙泽性情大变,原本开朗的人一下子就在各种情况下被迫变得成稳老练
包正多是心疼的,公孙泽今年才刚上大学,不过还是刚成人不久,却已是经厉了两次至亲之亡,刚刚踏入社会,就已是沧桑
可这同时也说明了公孙泽不是生来冷漠,只要用糖衣炮弹慢慢来,总有他缴械投降的一天

——————————分割线————————————
公孙泽最近特烦,包正和熬化的糖一样天天黏
自己身旁,动不动就递一封情书或委婉的表个白,自己次次都干脆明了的拒绝,可那包正却是越挫越勇,着实是烦的很
公孙泽其实是有一点感动的,包正不知从哪里知道自己的胃病,每每在自己因为疼痛难忍趴在桌子装做休息而手却暗暗揉着胃时,递上一杯温水;包正知道,他的胃病是长期吃饭不定点和疲劳过度所造成的,疼起来只能靠止痛药吊着,但止痛药终究是对人体有害,所以包正每次都会看着他喝完水,再等他好点才离开
除此之外包正还会在闲时去看望一下公孙泽的妹妹,正在上高中的公孙薇,顺带从公孙薇那去套取点关于公孙泽的事情

久而久之,公孙泽也感觉自己貌似也有点喜欢包正了;于是,在包正的第N次表白后,公孙泽答应了
公孙泽并没有把这件事公诸于世,只是让包正搬到了他在学的公寓,这是他第一次谈恋爱,在很多地方都是懵懂的。每天与包正做着正常情侣都会做的事,偶尔来个接吻或者拥抱,不同于一般人的是,他们往往都是在无人时和家中,而且,包正和公孙泽一直以来都是分房睡,这让包正很无奈
在包正不知道是第几次央求与公孙泽同睡失败后,直接把刚刚沐浴完准备睡觉的公孙泽抱到自己房间放置于床上,也不顾公孙泽无用的反坑,欺身而上

"包正!你干什么!"公孙泽很生气,双目怒视包正
"当然是干你"包正邪魅一笑

年轻的身体总是容易擦枪走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