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人诉往昔

十分想成为画手的垃圾写手

喜欢揭开神秘但并不喜欢神秘的人的神秘者

行渐远·长思

*关爱一下刚入坑就差点被饿死的新萌吧

公孙泽是个极其没有安全感的人
不管其它人怎么看,反正包正是这样认为的

其实与公孙泽熟交之前的包正也认为公孙泽这个人天天冷着一张脸,笑都不笑一下,就知道对着那些个深奥的习题写来写去的,这都大学了,还要刷什么题啊?虽然生得一副好皮囊,却也煞是无趣;哪像自己这样的天才,不用天天刷题,学分照样可以高
可是后来他发现,公孙泽是个极其容易炸毛的人,还是很可爱的那种。公孙泽炸毛的时候一双鹿眼瞪着你,七分倔强三分委屈。然后包正就在各种撩拨公孙泽的路上一去不复返,每天都会变着法子让公孙泽炸毛,气得公孙泽要动手才姑且停息下来。说来也奇怪,公孙泽平时文质彬彬的可这身手却也极其历害,要不是包正本时练过,怕亦不敌公孙泽

后来的一切发生的既是意料之外,也算做是理所当然。
包正是个对感情很敏感的人,当他意识到自己喜欢上公孙泽时,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对公孙泽发起了各种追求,喜欢就追呗,磨叽什么

但这并不是什么容易事,公孙泽生得漂亮,在学校的迷妹可谓是数不胜数,其中不乏优秀精明,才貌双全的姑娘
可包正是谁?人家可是拥有迷之自信的人啊!而且他敢直接上,其他人敢吗?不过包正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和低估了公孙泽的‘宁折不弯’。在几次表白都被直接拒绝后,包正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攻势
包正先向公孙泽的邻居、亲戚调查了公孙泽的家庭背景,这才知道,公孙泽虽然家境不错,世世代代都是警察,但父母早亡,有一个哥哥和妹妹,哥哥是一名刑警,就在前一阵子在一次行动中意外身亡,失去至亲之人的公孙泽性情大变,原本开朗的人一下子就在各种情况下被迫变得成稳老练
包正多是心疼的,公孙泽今年才刚上大学,不过还是刚成人不久,却已是经厉了两次至亲之亡,刚刚踏入社会,就已是沧桑
可这同时也说明了公孙泽不是生来冷漠,只要用糖衣炮弹慢慢来,总有他缴械投降的一天

——————————分割线————————————
公孙泽最近特烦,包正和熬化的糖一样天天黏
自己身旁,动不动就递一封情书或委婉的表个白,自己次次都干脆明了的拒绝,可那包正却是越挫越勇,着实是烦的很
公孙泽其实是有一点感动的,包正不知从哪里知道自己的胃病,每每在自己因为疼痛难忍趴在桌子装做休息而手却暗暗揉着胃时,递上一杯温水;包正知道,他的胃病是长期吃饭不定点和疲劳过度所造成的,疼起来只能靠止痛药吊着,但止痛药终究是对人体有害,所以包正每次都会看着他喝完水,再等他好点才离开
除此之外包正还会在闲时去看望一下公孙泽的妹妹,正在上高中的公孙薇,顺带从公孙薇那去套取点关于公孙泽的事情

久而久之,公孙泽也感觉自己貌似也有点喜欢包正了;于是,在包正的第N次表白后,公孙泽答应了
公孙泽并没有把这件事公诸于世,只是让包正搬到了他在学的公寓,这是他第一次谈恋爱,在很多地方都是懵懂的。每天与包正做着正常情侣都会做的事,偶尔来个接吻或者拥抱,不同于一般人的是,他们往往都是在无人时和家中,而且,包正和公孙泽一直以来都是分房睡,这让包正很无奈
在包正不知道是第几次央求与公孙泽同睡失败后,直接把刚刚沐浴完准备睡觉的公孙泽抱到自己房间放置于床上,也不顾公孙泽无用的反坑,欺身而上

"包正!你干什么!"公孙泽很生气,双目怒视包正
"当然是干你"包正邪魅一笑

年轻的身体总是容易擦枪走火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