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人诉往昔

十分想成为画手的垃圾写手

喜欢揭开神秘但并不喜欢神秘的人的神秘者

行渐远·长思

行渐远·长思

自那次事后,公孙泽天天要瞪包正好几眼,每天都和防贼一样防着包正,但该做的还是躲不掉,包正与公孙泽每天还是打打闹闹一直熬到了大学毕业
毕业后,包正当了一名作家,他在大学期间就已经在网络上积累了不少人气,有一定的粉丝基础;而公孙泽却选择了与他在大学中所修的功课毫不沾边的绘画,当了一名网络画手
他俩依旧如对成双的在一起,过着寻常人一般的生活;不过在长时间的相处之中,包正发现公孙泽的一个习惯,在睡觉时,公孙泽皆是睡到床角把自己用被子裹好后再缩成小小的一个,包正知道,那是极没有安全感的人的睡法
啧啧,这样的阿泽真是……惹人怜爱
来自包正不知是第几次的感叹,不过包正知道自己多是心疼的,一如当初他了解了公孙泽的家

可惜,他们没能熬过七年之痒

毕业后一年多,中国内地政府正式宣布同意同性,公孙泽正想找包正说一下他们之间的事,可包正却已经离开了德城,离开了他所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城市和公孙泽,搬去了北京
而后,公孙泽便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面整整一天,要不是薇薇安哭着求着他怕是要关自己一辈子了。公孙泽拨过包正的电话号码,可回复他的,只有冰冷的女声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骄傲如他,至此之后,公孙泽再也没有在别人面前提起过包正,包正的消息却在网络上频频出现

“包正,你那本《长思》的配图征集的怎么样了?”
《长思》是包正准备出版的第一本同性题材的小说,其内容可以说完全按照了他与公孙泽相处的时候的故事
其实,包正也不想离开德城,但母亲一再要求,他也没办法,只好答应,但对公孙泽他多是愧疚的;他打电话给公孙泽,却发现对方的电话号码和自己一样换了,他通过各种方式找公孙泽,可都只是找到他的作品,他想回徳城,但又怕…...
“啊,你看这几张”包正把笔记本电脑推到来人面前,“画的挺好,也符合要求”
“啧,光是看书中文字就画的这么好,不错”
“那就选这个了,作者地址德城,图龙公寓……”包正越念越惊讶,直到念完最后三个字,“公孙泽”

包正终于知道那作者为什么光看文字就能画的那么逼真,毕竟,那是他们一起相处的时光,是两个少年之间纯萃无杂的爱情的描写,这是公孙泽亲身经历过的故事,就算没有文字,他依旧可以画的好
包正突然心花怒放,拎起公文包,头都不回的冲出工作室,还撂下一句话

"我消失几天去找个人!插画就要那几副!谁要改了我剁了他的手!"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