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人诉往昔

十分想成为画手的垃圾写手

喜欢揭开神秘但并不喜欢神秘的人的神秘者

浮沉·chapter2

上篇见http://yehei099.lofter.com/post/1f248af0_12b15af16

躺在床上玩游戏叶零看着秦穆发来的消息,迅速打下一行字
“风流成性,该!”
他盯着这行字看了许久,才点击发送。随后便将手机随意丢开,烦躁的揉了揉头发。等揉够了,叶零扭头看着刚刚才被自己丢开的手机,略有不甘的拿过来,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立青”

……

秦穆看着手机屏幕上叶零发过来的消息,再看看对面昨晚才见过并且爽了一把的陆涣安及两位聊的正欢的女人,莫名有些绝望

呵,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瞟了一眼离自己仅几米之差的聊的正欢的宋涉和温宓,秦穆只好做出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勾上陆涣安的肩膀,小声说:“钱我今早已经转到你账上了”“嗯,收到消息了”陆涣安轻轻拿下放在自己肩上的手,“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你在D大读书?”
“对”秦穆有些奇怪,他们两人除了在床上之外几乎毫无交集,怎么这小子今天突然对此事感兴趣了?

“那么从现开始,我该叫你,学长”
陆涣安笑的人畜无害

“我弟和你哥好像挺聊得来的”宋涉望着秦、陆两人,开口道
“我哥这人性子风流,和谁都是自来熟”温宓耸耸肩,“话说你和你弟,不同姓?”
“你和你哥不照样”
“……咳”温宓有些尴尬,随即说:“我姓随我妈,我哥他随我爸。你呢?”
“我是在五六个月时被领的,养父母希望我不忘根本,也没给我重新取名”宋涉回道
温宓望着不远处的两人:“是这样啊,我觉得我们得去拯救一下你弟,免得他被我哥这只猪拱了”
宋涉闻言也随着温宓的目光望去,却见秦穆正在随意的戳着陆涣安的脸
温宓和宋涉顿时有些无语,而两人之间的谈话,却不是这般平和

“哈哈哈,真巧啊,哈哈哈”秦穆一时不知说些什么,只得干笑两声,场面十分尴尬
还是陆涣安把这个话题扯开了:“其实,你没必要打这些钱给我”
秦穆突然不笑了,盯着陆涣安的脸戳了戳他的脑子,在被拍开后,又转战去戳他的脸:“为什么不要呢?”
“你难道不清楚吗?”他陆涣安七尺男儿跟一男人做了P友不说,还是在下面的,每次做完又会收到大笔的转账,没那笔钱还好说,但凡是有了,便怎么想都像是被侮辱后的道歉或是被包养的小白脸。与其这样,还不如不要
秦穆也清楚,他们相处的这大半年来,关于此事陆涣安虽然不提,但他却想过,不过这样对陆涣安来说实属不公平,要个两全的法子,他是实属想不出来
“可这……”
“没什么不公平的,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
好吧,早知道你小子不在意,我还纠结那么久干嘛!秦穆在心里默默的吐槽了一句,看着自家妹子和她的那个啥网友走了过来,默默的收回了自己正在戳陆涣安脸的手,陆涣安也对着来人喊了一声“姐”
“啧,骚掰你又在沾花惹草!”
“嗷!宓姐你轻点!疼,不要揪我耳朵!”
“拉倒吧你,等你什么时候有人涉涉的弟弟一半乖的时候再说!”
屁!
看着正在极力憋笑的陆涣安,秦穆在心里暗骂
宋涉听着两人之间的打闹之声,又看着自家弟弟,笑的开心

————————————

“阿零?有什么事吗?”陈立青言
“没什么大事,就是找你发发牢骚”叶零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
“ok,发吧”
“阿穆的那个,P友,你不介意吗?”叶零小心翼翼的问
“不介意的……吧?”陈立青的声音沉了沉
“立青,你难道不争取一下?”叶零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立青这个人,过于沉静,总是不争不抢,倒是把他给急坏了
电话那头沉寂了一会儿才传来陈立青的声音,而后,叶零挂掉了电话

“总会争的,不过不是现在”

评论(1)

热度(3)

  1. 耶比耶比耶何人诉往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