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人诉往昔

十分想成为画手的垃圾写手

喜欢揭开神秘但并不喜欢神秘的人的神秘者

记忆与案件(5.4生贺)

*初次发生贺文,请多指教
*全文1000+,超短,慎入
*虽然全文无cp,但私心加了透新的标签
*题目完全瞎BB,和文章没啥关系
*背景大概就是决战之前已经变回工藤新一的小柯被组织抓去问FBI的战术,新一宁不屈然后被各种灌药,导致了暂时失忆
*有个小小的细节私设了新一和斗子对抗的是同一个组织
*什么小学生文笔,老子就是小学生∠( ᐛ 」∠)_





你叫工藤新一,是一位高中生侦探,在对抗一个黑暗组织时受了重伤,由于被灌下了许多不明药物,暂时性失忆

他醒来时, 所有人都这么跟他说
他不清楚自己的过去,只是在发呆时脑海里会闪过一两个片断
有时候会是一个戴针织帽的男人;有时会是一个黝黑的少年;有时会是一个和他长的有九分相似的少年……
听他所谓的父母说,那个男人叫赤井秀一,是FBI里的王牌也是他的搭档;第一个少年叫服部平次,他的挚友兼对手;第二个少年叫黑羽快斗,他的宿敌和挚友。
乱七八糟的,他也不知道这些是不是他的记忆,他对一切都充满了警觉;每当有人问他记得这些人吗的时候,他会下意识的抗拒或不回答,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对这些有这么高的提防
他努力的去回想,只是偶尔会看到在一个类似于刑室的房间里,自己被绑在电椅上,一个黑衣男人不断问自己有关他们的事和什么东西的部署
他想不起来

在医院的时候,他曾听一个金发的男人和他的父亲在谈话
“还是不行吗?”
“是,新一他还是想不起来”
“真的很抱歉,工藤他本不应该卷进来的”
“没事,想不起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我们都不知道新一他在组织里遭受过什么,必竟他身上那么多伤”
“……嗯,组织还有些在逃人员,我们和FBI都不放心工藤,会派一两个人保护他,可能会造成一些麻烦”
“无妨”
莫名的,他开始对那段过往感兴趣起来了,没任何理由,或许是他身为侦探的本性?

出院后,他的父母建议他先在家调养一段时间,被他以极为强烈的态度拒绝了,他想回自己所在读的学校继续学业
其实没那个必要,知情人都心知肚明,在对抗组织之余,某位智商超群的侦探早已把高中的课程学完了
他只是想看看,看看以前自己认识的人
时隔一年,回到学校,大家都已是高三的人,但紧张的学业并未阻挡十七、八岁的少年的好奇心,他们对休学一年,暂时失忆,回来时还有一个疑似警|察陪读的工藤新一抱以十二分的好奇心,虽然被老师警告不能向他提出任何问题,但都还是向他投以好奇的目光
“哎,工藤你这一年都去哪了”
“是啊是啊,都没你的消息哎”
一下课,他便被团团包围
“抱歉,我不记得了”
对于这些,他没什么印象,只好尴尬回一句
“啊?这样啊”
同学们自知无趣,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放学后,回工藤宅的路上
“降谷先生,你们最近应该很忙吧,不用时时跟着我的”他向身旁跟着自己的男人开口
降谷零叹了口气,揉揉他的头:“怎么可以呢,现在还是危险期,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当然要好好保护
“……嗯”
“你还是想不起来吗?想不起来自己是谁?”
他低下头,不可察的笑了笑,自嘲性的
“嗯”

“工藤君,想起来了吗?”
这是他出院的第二十七天,这是降谷零第二十九次问他
“抱歉,我还是想不起”他回到,指了指东南方“那边好像发生了什么事,去看看?”
“好啊”

他最后解决了那起案子
他想,不过又是一个为情所伤的痴情人罢了
诶?自己为什么要用又?以前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吗?
他有些迷惘
“工藤君还是一样厉害呢”
降谷零夸奖到
“没有啦,只是把心里推测的说出来而已;我以前也这样嘛?”
“当然,你可是一名侦探”降谷零笑笑,“说实话,我从未见过像你这样干净的人,追逐真相,追逐纯粹,不屈于黑暗,向往光明,不接受任何生命非正常的在自己眼前流逝,哪怕对方是个十恶不赦的人。我以为世上不会有这样的人的,在遇见你之前”
“侦探啊”讲真,他从参与到那件案子开始就一直头疼,而且愈演愈烈,“啧,降谷先生,我有点晕”
他蹲下来,脑海里闪过一张张画面
是……记忆吗?
“工藤君?工藤君?喂,新一!?”
降谷零的呼喊在耳边回荡

他,想起来了
想起了那些好和不好的记忆
果然,侦探的记忆只有案件能唤起
他,不,工藤新一抬起头,站起,直视降谷零
降谷零愣了会,不明觉厉的勾起嘴角
“工藤君,想起来了吗?”
“当然了,降……安室先生”工藤新一也笑了
于是,在降谷零第三十次问他时,他说


“工藤新一,是个侦探”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