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人诉往昔

十分想成为画手的垃圾写手

喜欢揭开神秘但并不喜欢神秘的人的神秘者

反正

*私设斗子新一两人对付的是同一个组织,小柯已变回新一,且为了消灭组织而坦诚身份
*全文1000+
*这里洛子飖,真·小学生一枚,初来乍到,请多指教;谨以此文祭奠我对快新的初心以及回不去的六年小学时光

黑羽快斗悠悠醒来,望望钟,已经七点半了,他又梦到了半年前

夏日的燥热为红黑双方的对决又添加了一份不易,汗水顺着黑羽快斗的脸颊滴落,激动与不安的交错让他内心极度烦躁,poker face也出现了破裂
成败在这此一战,成功,世界上就再无怪盗KID与组织,倘若失败……不敢想像
瞥了一眼自己身边的人,呦,倒是挺冷静的

“咔嚓——”又换掉一个弹夹,工藤估计了一下,要再按这个打法下去,无论是身后FBI和CIA的探员还是自己与黑羽,冲顶再坚持十多分钟,组织偏偏选在这么一个偏僻的山上决战,而且车子根本上不来,只能徒步,总部的弹药压根无法运输进来;潜入组织基地的赤井、降谷、本堂和一些探员刚刚传来消息,拜托他们能再拖半个小时左右,还有一份资料没拿到

伤亡人数越来越多了,弹药却……
他必须要想出一个办法逆转现在的僵局
工藤略带犹豫地看了看黑羽快斗,踌躇一会后,目光逐渐变得坚决、冷静
“呐,黑羽,你可不可以引起组织的注意,以怪盗基德的身份让双方停战一会”
“拖住他们吗?那要用什么啊?我并不觉得光一个KID能让现在的组织停火”黑羽不解
“……潘多拉”工藤有些不情愿的开口,要不是组织,他真的一辈子都不想再提起这颗钻石了,这颗改变了自己与黑羽生活轨迹,害人无数的钻石
“欸?大侦探,你别玩我啊,敢情我找了那么久的东西原来在你那”
“你就说能不能,别磨磨唧唧的”工藤又射.出一发子.弹,他一直没敢打什么重要部位,虽然FBI之前已经给他做过相关的心理辅助,但他还是不能接受一条生命活生生的在自己眼前消逝。自己偏偏又不肯好好待在后勤,非要跑来前线,工藤新一也是挺佩服自己这样一个矛盾的性格是怎样活到现在的
“行行行,真拿你没办法,你应该感谢我思虑周全,带了怪盗服”黑羽摆摆手,他现在也不想计较是不是真的了,也没时间给他计较了,“潘多拉呢?”
“给,等会找个安全点的地方出现;关于潘多拉的事……等一切结来了我就告诉你”工藤新一朝他笑笑,“注意安全,小心为上”
完蛋,载了
看着工藤新一的笑容,黑羽如是想

最后的最后,组织还是被捣毁了
潘多拉果然引起了对方的注意,各种威逼利诱,谈条件,硬是拖到了赤井秀一他们赶来,而最后毫无忌惮的枪.战也是十分刺激

但就伤亡人员而言,真的算不上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黑羽快斗在ICU病房躺了两天才被转入普通病房,工藤新一则是整整在ICU躺了八九天,其间更是下了三四张病危通知单
黑羽有些惭愧,若不是他没有注意到身后的狙击手,某位只顾别人,不管自己的大侦探也不会拿有伤之躯接连为他挡了三发子.弹

他醒来后,工藤优作告诉了他潘多拉为什么会在工藤新一手上的原因。工藤家与黑羽家本是一脉,潘多拉也是世代相传,只不过后来因为各种原因而产生分歧,分为了两家,而潘多拉也一直由工藤家代为保管,这件是黑羽盗一是知道的,KID的存在只是为了引出那个组织,这一直也是ICPO默许的,只不过表面功夫什么的还是要做做的。至于潘多拉是否真的能让人长生不老谁也不清楚,不过贝尔摩德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但比起这个,黑羽快斗觉得他现在可能更需要解决的是他对某人的感情
眼神复杂的看着另一边病床上的工藤新一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博物馆?飞行船?或许更早?管他呢,反正自己现在是栽了,不如……试试看?

结束回忆,黑羽起床往客厅一看,果不其然的看见了正一边翻书,一边啃着三明治的工藤新一
那人十分专注,对于他的到来,只是瞟了一眼,再无其他动作
他也只是倚着墙,看着工藤新一,目光里是说不尽的温暖与宠溺
也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想的,最后竟然明目张胆的在帝丹高中表白了,某人竟然也欣然答应了,黑羽快斗当时兴奋的把工藤新一在大庭广众下抱起来,转了好几圈倒是把工藤新一吓坏了

算了,也不想再计较这么多了
反正,他们现在在一起就对了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