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人诉往昔

十分想成为画手的垃圾写手

喜欢揭开神秘但并不喜欢神秘的人的神秘者

忆(修伞修|ooc严重)

*人设属于作者,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标准小学三年级作文
*『』内为【If I die young】歌词及翻译

『The sharp knife of a short life, well
短暂的生命像尖刀一样』

时间可以抹平记忆中尖锐的痛苦,使它们不再突出、不再伤人,即使它们曾经是多么刺眼的存在;而剩下的便是可以半眯着眼、叼着烟惬意回想的平淡与美好
真正闲下来后,叶修开始去细想那些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触碰过的记忆
他的人生至此荣耀无数,几度巅峰,可以回忆的东西数不胜数,但需要回忆的人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苏沐秋,只有他一个
那个于盛世中早逝的苏沐秋

『Who would have thought forever could be severed by
但谁知道永远竟会就这样天人两隔』

叶修拿了【君莫笑】的卡去了南山墓场
“沐秋,你这次可超不过哥了”他蹲在苏沐秋的坟前,摸了摸石碑上的照片,喃喃道
“沐橙过的挺好的”
“【君莫笑】的名字已经响彻荣耀了;不过,大概不会有人再做出像[千机伞]和[却邪]这样的银武了”
“三十八这个数字多不好,所以哥就连赢了三十七场,这三十八连赢就让你来吧;苏沐秋、叶修,刚好37划,不也挺好”
“其实,我挺想和你一起拿那个奖杯的”
“也挺想和你一起一直连赢的”
“小周的枪法是好,可惜比不上你”
他停顿了一会,才又开口:
“你要是活着,该多好……”
那一日于叶修而言就像长在心上的一根刺,动辄伤身
他曾无数次想过出车祸时苏沐秋会是什么表情,震惊?不甘?亦或是别的
也曾无数次被梦中满是殷红的画面吓醒
可那毕竟是曾经,他现在已经不是那个会躲在被子里哭的少年了

叶修耐不住点了根烟
“卧槽你说我在这矫情什么,真是人老了就容易伤春悲秋”
叶修抽着烟,开始回想他与苏沐秋的过去
为了争一桶泡面吵的不可开交
嘴上说着冷又把被子给他挪些
不小心弄丢了千机伞的图纸,被那人冷落了整整一个星期
为了维持生计四处兼职
以及曾在不为人知的黑夜里,一起憧憬过的,美好的未来
……
都不过是一些零零碎碎的记忆,有的画面模糊,有的已经遗忘
叶修还记得有一次沐橙的学校组织文艺汇演,场地问题,只让一个家长去。本来打算都不去了,可又刚好有沐橙的目节,小姑娘实在期待,苏沐秋又是个宠妹的主,只得应下。为此,他俩推桑了许久,最后还是来一局荣耀定去留
而最后到底是谁去的,叶修想了很久,实在是忆不起了
烟头忽暗忽明的闪着,叶修发现自己已经记不清他们一起相处的那一段日子了,苏沐秋的样子开始于他的记忆中氤氲,照片也在他的抽屉里逐渐泛黄;莫名的,他心中升起了一丝恐惧:他开始遗忘了,遗忘那个过去于他的生命中最明亮、最重要的少年
为什么?
叶修抠心门自问
因为太久没回忆了,这么长的时光里,他很少去特意回想那些记忆;那些记忆太过美好,以至衬托出最后在脑海里闪现出的那一幕血腥悲哀得令人难以承受。这就好像一道结了痂的伤口,碰了会痛,不碰会痒

十年余的岁月带走了太多东西,记忆开始模糊那些画面,大脑开始删除那段岁月
我们从拼命的想去留住变成了一笑了之,岁月目睹一切,在角落似笑非笑的看着

“或许到我真的老的那一天,我会把你忘了吧”叶修的指尖摩挲着碑面上的名字,轻轻拂去上面的灰尘

『If I die young bury me in satin
若我英年早逝,请将我葬在绸缎中』

叶修吐出几个烟圈,又深吸一口,随即把烟掐灭了,丢到不知何处去了
“哥走了,下次再来看你”

评论

热度(14)